Kaleidoscope

我萌故我热:D

[唐林] 养娃副本

*一时兴起...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就想看他俩过日子! 




  唐昊正梦着打比赛,刚准备使出一记板砖就被踹到屁股上的脚弄醒了,他皱着眉头迷迷糊糊睁开眼,正对上林敬言还没戴眼镜的脸。林敬言朝他笑了笑,又踹了一脚

 

“起床,给你儿子做饭去。”

 

  唐昊眨眨眼,在床上静躺了几秒,翻身起床打着哈欠钻进了卫生间。林敬言在他后面整理着床铺,蹬蹬蹬的脚步声就这么冲着他们卧室响了过来。林敬言刚转过身就被个及腰的小人扑了满怀,他揉了揉小孩毛茸茸的脑袋,小孩开心地大喊了一声

 

“静静——”

 

“饿了?”

 

  小孩使劲地点了点头。

 

“等一会儿,还在洗脸的那位马上就去给你弄吃的。”

 

  小孩咯咯地笑起来,边笑边冲着卫生间叫唤

 

“懒虫唐昊,你起得最晚,罚你做早饭!”

 

  唐昊面无表情地搓着脸想,还不是因为你不吃买的东西!不然哪里需要我周末牺牲懒觉早起给你做饭吃!然而唐昊并没有意识到是谁养刁了小孩的嘴,又是谁心甘情愿早起给娃做饭。

 

  林敬言催了唐昊几句,就拉着小孩去了客厅。唐昊洗完脸径直转去了厨房,系围裙找食材轻车熟路,看他单手磕了三个蛋,又煎上几片培根,滋滋啦啦的油声伴着香味飘进客厅。林敬言摆好了餐具,泡好咖啡加热好牛奶,带着孩子坐在餐桌边等着投喂。

 

“唐笑笑,把牛奶喝完。”林敬言目不转睛地切着自己的煎蛋,友好地提醒了一下想要跑路的小不点。

 

  小家伙脚尖刚点到地,立马又缩了回来,皱着个包子脸十分不情愿地端起玻璃杯一点一点畷着里面的热牛奶。喝了半天也不见液体下去多少,林敬言眉毛一横,小苦瓜脸赶忙将牛奶灌了下去,然后用肉肉的小手抹了抹嘴,把沾着些牛奶的杯底给林敬言看。唐昊看得十分开心,撑着个脸嗤嗤地笑,引来他儿子的一记眼刀。

 

“唐昊你又笑我!”

 

“你怎么知道我笑的就是你?”

 

“因为…因为你不敢笑静静!”

 

  谁说小孩子不懂事,人家可是什么都看在眼里的。

 

“咳,吃饱了就去客厅玩,你被子叠了没有!”

 

“哼!我早就叠好了!哪里像你,还要静静给你叠!”

 

“怎么着,你羡慕啊?”

 

“略略略!”

 

  唐笑已经五岁了,唐昊和林敬言也会感慨,不知不觉就养了他那么久。当初为了奶粉钱,唐昊还过了一段西装领带朝九晚九的日子。他第一次穿上正装去面试的时候,领带还是林敬言给他打的。林敬言抿着嘴,憋不住眼底的笑意,气得唐昊抱住他一通乱啃,林敬言反而放声笑了出来,笑完也不忘记给他家的职场新人整理好衣服,附送一句路上小心。

 

  可惜唐昊的性子并不适合那种环境,最后还是回到了呼啸,时不时陪练,时不时帮着处理后勤的事。房子也就买在了南京,虽然唐昊还是不习惯湿热的雨季。

 

  唐笑是唐昊捡回来的,当初为了养不养这件事两人也闹了很久。那时候的唐昊,在林敬言眼里也是个孩子,让一个孩子养另一个孩子,最后折腾的还不是自己。俩人又吵又闹,可是看着孩子那么小,可怜得不行,林敬言心软了。唐笑并没有什么先天性疾病,四肢健全智力完善,除了稍许的营养不良之外,这孩子也就是个正常婴儿。他们不懂为什么世界上有人舍得遗弃自己亲生的骨肉,究竟是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谁也不得而知。既然捡到了,那就想办法养吧。

 

  收养的手续办了很久,因为唐笑并没有足够的身份证明。林敬言托人送礼的才顺利拿到了收养证明,顺带给孩子落了户,户口本上就这么多了一个名字。

 

  唐笑这个名字是唐昊取的,他想,这孩子出生就遭遇这样的事,希望他以后能顺顺利利,每天都笑对人生。林敬言喜欢管小孩叫唐笑笑,小时候的唐笑会笑着答应,大一点之后他开始觉得不好意思,认真地和林敬言商量能不能不要再叫他唐笑笑了,因为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女孩子。

 

  唐笑刚开始学说话的时候还会乖乖叫爸爸,不管看到唐昊还是林敬言都会叫爸爸,软糯的声音叫得两个人都乐得不行,从心底里冒出未曾有过的骄傲,你看这是我儿子!结果话越说越溜之后,对两人的称呼就变了。南方长大的孩子前后鼻音不明显,冲着林敬言“静静”“静静”地喊,纠正了几次无果,林敬言也就随他叫了。唐昊更可怜,被儿子直呼其名,且经常被顶撞。唐昊十分想不通,按理来说他不是应该很怕我吗?

 

唐笑刚被捡来的时候还是个眼睛都不怎么睁得开的小豆丁,唐昊和林敬言两个人的育婴经验均为零,为了孩子只好一起上课买书学习,边看边讨论这副本真难打。林敬言看着唐昊从笨手笨脚连孩子都不会抱的初学者过渡到了合格的奶爸,自己的尿布也越换越顺手,看来养个孩子也挺不错的。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Kaleidoscope | Powered by LOFTER